肆兮

战家教

被和谐

嗯被和谐了三篇 贴吧有全部

可怕∑(゚Д゚)

[山狱]—STIMULANT—1


沿用Bloody设定的情人节彩蛋 没错有很多奇怪的东西【滑稽

———————————————————

有时,看起来一脸无害的家伙,不一定就如表面上那样——比如山本武.

「早啊,阿纲!」

「早上好,十代目.」

居然抢在自己之前问了好,不可饶恕.

不过于现在而言,最不可饶恕的已经不是这个了.

昨夜经过垃圾桶时,瞅见那家伙手里正好有一个空瓶子,也不知为何,就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站在这里扔进去的话,就满足你一个愿望.」

不能使用魔术,这是不言而喻的.善于计算的狱寺隼人早已得出了结论——扔不进去.

他环抱着双手,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目光追随着空瓶子,直到远方有“嘭”的一声闷响,眼睛再也找不到追踪物,狱寺隼人才发现,...

[山狱]—Bloody Stream—13


Chapter 13

———————————————————

离运货人的距离更近了.

依旧听不到脚步声,却能更明显的感受到其中魔力的波动.

狱寺将手举了起来,比了个“三”的手势.

还有五英尺.

“三”

还有三英尺.

“二”

只剩下一英尺.

“一”

——攻击.

本来还蹲伏于身侧的家伙,在倒计时开始的一刹那,便灵敏而隐秘的跑到了运货人后方.攻击令下时,他瞬间就移动到了那人的背后,缠绕满白色绷带的刀身,几乎不露丝毫锋芒,在斩击的一瞬间渗出森森的寒意来.

最终,还是有一丝锋芒逸出了.刀尖并未被包裹住,在对上月光的那刻,忽地一闪,使人在那一瞬几乎被因运动轨迹的骤变而呈现出月牙状的刀身给完全地夺去注意力.

——凛冽到极致的美.

让人想...

[山狱]—Bloody Stream—12

Chapter 12

———————————————————

也许是暖气太舒适,也许是杂志太无聊,总而言之,山本武耷拉着脑袋,坐在桌前睡过去了.

这样的姿势,自然是很令人难受的,所以他也没能睡上几时.没过多久,就逐渐的有些要醒来的意思了,轻点了几下头,眼皮似动非动.

接着,他终是决定醒来,尽管做了一个不错的梦.

不错到叫人一看就知道不大可能是真的.

谁知一睁眼,便看到刚才还在梦里的那人端端坐在自己面前.要不是手还撑在桌子上,他险些把梦里正在做的事情继续下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现在还是下午,大概意思是差不多的——山本武很想摸一摸狱寺的头.因为那头银发看起来实在是柔软得不行.没错,他梦到自己正在轻轻的...

[山狱]—Bloody Stream—11


Chapter 11

———————————————————

作为彭格列十代目的左右手,如果仅因一个关于过去的梦,便迷糊上大半天,未免有些太掉面子了.

还期待着再见到迷(kě)糊(ài)状狱寺的山本武,提早了更多的时间候在狱寺房门边——不出意外的,在对上狱寺如往常那般清亮而锐利的双眸时,他眼中有一丝失落飞快的闪过了.

「哟,早啊.」

「早上好,让你久等了.」话语中无意夹杂上的深疏感,让山本武稍微又有些失落.

「嘛,我也是刚出来.」

不过二人终是一起如往常一般去了餐厅,在路上有的没的聊了些零星.吃完早饭后,上楼,开始工作.

嘛,毕竟是个笨蛋,要是因这种事就真的失落起来,也太不合常理了.

像山本武这样...

[山狱]—Bloody Stream 10.5//

———————————————————

Chapter 10.5

———————————————————

天上下着雨,不大不小,湿了衣衫,粘粘的贴在身上,很难受.

云翳遮住了阳光,一切都显得灰蒙蒙的,更加让人心烦——

为什么,我不能跑得更快些?

虽然知道自己若是真正遇到死徒,只会是送死,却还是想要快些见到她.

想要见到,安然无恙的她.

到达树林后,我止不住地开始流泪.

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平安的呢,为什么要哭呢?

虽然还努力的抱着一丝希望,但眼前的景象已经让我的内心开始绝望了.

视线可及范围内,全是尸体.

看样子,大概都是这林中的居民.

她若是拥有“乐章”的话,对付死徒应该是毫无问题的吧.

但这个念想在奔跑的过程中就被我否定...

[山狱]—Bloody Stream 10.5

好久没在这边更了

嘛 看的人也少_(;3

59视角 回忆杀 虐

———————————————————

Chapter 10.5

———————————————————

下雨了.

这个场景,又是那个梦吧?

————————————

「早安,少爷」
「少爷昨晚睡得如何?」
「今天的早餐是少爷最喜欢的…」「……」
「………」
「…………」

每天都是如此.

日复一日的,不变的日常.

明明都是年长的人,却要弯下腰,硬挂上此刻不应该存在的笑容,毕恭毕敬的对着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孩子嘘寒问暖——

真虚伪.

「少爷,今天下午有钢琴课哟」

总算是说了句能引起人注意的话.

不过,就算她不说,我也知道.

上钢琴课,大概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这么渴望过的...

[山狱]—Bloody Stream 10

Chapter 10

—————————————————————

2:15 pm 彭格列会议室

「各位都到齐了吧,这么晚把各位叫过来,真是非常抱歉呐.」

宽敞的会议室里,只开了几盏放在桌上的复古小台灯.昏黄的灯光仅足以让人看到围桌而坐的几人的面孔.坐在最适合发话处的,自然是泽田,他双手交叠着抵在下巴上,眼神一反白天在测试场那时的悠然,神情带有些许凝重——在场的几人多多少少也感受到了这份凝重,同样是以一种严肃的姿态端坐着.

「没事哦,纲,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大家一起好好商量一下,也很有必要呢.」柔顺发丝随着女子身体的移动而从肩头滑落,卷曲处在昏黄的灯光下由金橙向四周渲染,逐渐变为暗橙.

「京子说的极限的是啊!...

[山狱]—Bloody Stream 9.2


Chapter 9

—————————————————————
PART 2
—————————————————————

这回换成我来拿衣服了啊.

虽然不知道狱寺为什么这么快就让我们停止了…嘛,他也应该有他的道理吧.

有点遗憾呐,不能切身感受狱寺的攻击方式.不过,这么俯瞰着,倒是更清晰明了,所谓当局者迷啊.

狱寺的礼装很复杂——大概由十六个匣子组成.这大概就是那些魔术师口中的概念礼装了吧,毕竟真正的武器不可能只有这么小一点的.

这十六个匣子被固定在一条皮带上,这么说来狱寺的礼装也不算复杂——只有一条皮带.

装备好皮带后,狱寺还换了一副隐形眼镜.这幅眼镜真的很厉害呐,发出的光比刚刚的还要亮,而且是跟狱寺瞳色一样的...

[山狱]—Bloody Stream 9.1


Chapter 9

—————————————————————
PART 1
—————————————————————

「总觉得…狱寺的眼睛有点不一样啊…好像在发光.」

「…那是特制的隐形眼镜.」

「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呐.话说一会要怎样测试数据呢?」

「只需要你火力全开的打一架.」

…虽然料到了,但是看这个样子…不会是要跟狱寺打吧?狱寺平时工作时也有戴眼镜…可是今天专程换上了隐形眼镜…

调查彭格列的时候没能得到他们的战斗方式…狱寺的话,大概是远程型吧,毕竟从体格上来看,不太适合近战呢.

「到了.」

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房间啊,墙壁和地板的造型都很怪异,还有一堆机器和好几个显示屏.除去这些,倒像是个有观众席的篮球场....

© 肆兮 | Powered by LOFTER